君兮

曦瑶追仪是底线,其余随意

(曦瑶)花吐

(曦瑶)花吐


金光瑶得了花吐症,吐出来的是一小瓣的紫藤花。


金光瑶曾经在古书上见过这种病。因思念郁结,口里会吐出花瓣,若没能及时得到心爱之人的吻,便会死亡。


金光瑶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将他害成这样。

蓝曦臣

他的白月光。


可是知道了又如何,前不久才和蓝曦臣闹翻,难不成现在又要去找他?真是好笑。

金光瑶苦笑着摇了摇失,将花瓣扔进炉子里。


蓝曦臣,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?



蓝曦臣双目紧闭,坐在垫子上,他现在心情很烦燥。自己相信了这么多年的人却一直在利用自己,是可笑还是可怜?


金光瑶走进来,看了一眼蓝曦臣。“二哥。”蓝曦臣手指微微蜷缩一下,道:“金宗主,‘二哥’不必叫了。”金光瑶没有理会蓝曦臣,将一块玉令放在桌子上,推给蓝曦臣。蓝曦臣睁开眼睛,问:“此为何意?”“还与二哥。”一时间,蓝曦臣竟不知自己是该哭该笑。


“此玉令我已赠于你,何来归还一说?”金光瑶抿了抿唇,道:“这通行令即已失效,还是…”


话未说完,突然捂着嘴巴咳的上气不接下气,蓝曦臣一惊,“你怎么了?”金光瑶没有说话,良久,他收起帕子捂作一团,不动声色的抹掉了嘴角的鲜血。

“你……”蓝曦臣刚想说什么,被金光瑶打断了:“玉令我已归还,没事的话,我先走了。”


自始至终,蓝曦臣都没发现金光瑶眼底的哀伤。



“阿瑶。”


恍惚间,金光瑶听见蓝曦臣在叫他,可是睁开眼,入目的却是清冷的观音像和那句“我说过,‘二哥’…不必叫了。”


“挖到了吗?”金光瑶问。苏涉抿唇道:“抱歉,宗主,还没挖到。”“没挖到的话……”话未说完,金光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,夹带着颜色渐深的紫藤花。“宗主!”苏涉扶住摇摇欲坠的金光瑶,有些不知所措。


“小叔叔…”金凌也想过去,却被江澄拦住。


“看来我的时间已经到了。”金光瑶低头喃喃道。声音虽然不大,但是在场的人听的一清二楚。


“什么时间?”蓝曦臣感觉自己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,上前问道。金光瑶没有理会他,对苏涉道:“挖不到就算了,带着那些弟子走吧,越远越好,走了…就再也别回来了…”“宗主…属下誓死追随!”金光瑶恶狠狠道:“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宗主,就走!”“宗主…”“滚!”


苏涉愣住了,蓝曦臣也是。金光瑶一直温和尔雅,待人亲切,从未如此失礼过。愣了一会儿,苏涉带弟子离开。而金光瑶也撑不下去,一头栽进蓝曦臣怀里。


“阿瑶!”


听到这个称呼,金光瑶笑了,像是一个小孩找到了自己丢失已久的物品。


“花吐症。”


蓝忘机看着地上的花瓣,道。魏无羡看着蓝曦臣怀里的金光瑶,猜到了什么,可病症已经恶化,没用了。


“二哥…”金光瑶凑到蓝曦臣耳边,问:“我可以吻你吗?就一下…”语气中还带着几丝哀求。蓝曦臣愣住了。“你不说话,我就当你默认了。”金光瑶抬头吻住了蓝曦臣的薄唇,很轻,如同蜻蜓点水一般。


“对不起二哥…但我必须这么做。”


金光瑶将头埋在蓝曦臣的劲窝处。


“二哥,我心悦你…”


后来…听世人说,敛芳尊身死观音庙,泽芜君闭关不出。没人注意到,

泽芜君的寒室内,多了一盆紫藤花。


世人只道泽芜君大义灭亲,无人知晓敛芳尊身死时脸上淡淡的微笑,是发自内心的喜悦。


紫藤花花语:依依的思念

刀子准备好了

鹤故.:

“只有玫瑰与你相配”

6:00 @喜欢生子文有错吗 
7:00 @Xuuuuli 
8:00 @菅木千梗 
9:00 @暮凡 
10:00@君兮 
11:00 @泠雅 
12:00 @鹤故. 
13:00 @苏秦 
14:00 @唐木雕 
15:00 @南星寄 
16:00 @是教长不是教主 
17:00 @鹿宁晞 
18:00 @叶辰 
19:00 @山有嘉肴kylin 
20:00 @颜夜 

大逃猜奖品

@恶友本恶 @你是风儿,我是柠檬~ 

二位是想让我写文呢还是写文呢还是写文呢?


点梗,cp除聂瑶外都行,范围是墨香大大的三本书😏

(all瑶)如初


邪教注意,拆官配!



金光瑶感觉到自己的魂体正在消散。
魂飞魄散吗?
金光瑶自嘲一笑,靠在棺材板上,回忆起往昔。


1.


金光瑶首先想起的是蓝曦臣,他的好二哥。


初见蓝曦臣时,那人的衣服上全是灰尘,只有头上的卷云纹抹额还算整洁。他曾笑着打趣他,说温氏找人见一个就问有没有看见一个头戴抹额,上面绣着卷云纹的人,他这样不会太显眼了吗?

蓝曦臣笑而不语。突然,额间一凉,孟瑶顺手抽走了他的抹额,他愣住了,耳根通红。孟瑶笑道:“蓝公子,你的抹额太显眼,别戴了。”


蓝家人的臂力可不是吹的。孟瑶十分无语的看着被蓝曦臣洗破的衣服和一脸窘迫的蓝曦臣,果断让他离开,开始洗衣服和他的…抹额…
等孟瑶洗完后,蓝曦臣一脸焦急的问:“孟公子,你看到我的抹额了吗?”
“我洗了。”
我洗了…
洗了…
了…
蓝曦臣石化。

如今回想起来,金光瑶觉得,那时的蓝曦臣,实在可爱的紧。

2.


然后,金光瑶想起了薛洋,那个和他并称“恶友”的少年。


金光瑶被金光善派遣去招薛洋为客卿。此时的他,穿着象牙白的长衫,浑身上下,除了眉心的朱砂,没有一处和金家有关。


金光瑶听见前面有人吵闹,上前一看,是薛洋。他掀了店家的摊子,被店主扒着不放,正当薛洋要发飚时,金光瑶走过来,放了一两银子在桌子上,道:“这位公子给您带来的损失,我替他赔偿,您就不要和他计较了。”薛洋嗤笑一声,把他拉着一个巷子,道:“说,你有什么目地?”

金光瑶笑着打开扇子,道:“我想收薛公子做兰陵金氏的客卿,不知薛公子意下如何?”薛洋一把将金光瑶按在墙上,说:“老子对客卿不感兴趣,不过你要是跟了小爷,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
金光瑶的笑容快挂不下去了,道:“薛公子放开在下,在下可是男子。”薛洋挑起金光瑶的下巴:“那可真是可惜了…”金光瑶道:“金家很棒的,有花不完的钱。”“小爷我不需要钱。”
“兰陵的姑娘也很多。”
“哪有你漂亮。”
“……包吃包住还管糖…”
“成交!”


金光瑶现在想起来,觉得薛洋并不是十恶不赦,毕竟一颗糖就能哄好的人,能有多坏?


3.


金光瑶想起了聂怀桑,那个将他算计至死的人。


当时他还叫孟瑶,刚投入到清河门下。


聂怀桑那时不学无术,整日逗鸟摸鱼,气得聂明玦几次想提刀砍他。

“二公子。”孟瑶在后花园里碰到聂怀桑,行了一礼。“你是?”“在下孟瑶。”
“你就是大哥提到的孟瑶?”聂怀桑围着孟瑶转了一圈,笑道:“长得倒挺俊俏的,我带你出去转转如何?”“这…不好吧…”“没事,走吧。”


茶馆里,孟瑶低头看着茶水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“孟瑶,你看我这把扇子怎么样?”聂怀桑把手里的玄铁扇递给孟瑶。孟瑶展开一看,是一幅山水图。“这把扇子结构比较复杂,这幅山水图以静衬动,倒是看着逼真…”还没说完,肩膀被聂怀桑拍了一下,道:“孟瑶,好眼光,可惜我大哥总是说我不学无术。”“二公子少年心性,聂宗主对二公子的期望比较高而已。”孟瑶微微一笑,让聂怀桑又一瞬间的失神。聂怀桑看着孟瑶,内心涌起一丝莫名的心绪。

回去之后,二人免不了被训斥一顿。


金光瑶叹息。
怀桑变成这样,都是我一手造成的,我没有资格去谴责他。


4.


金光瑶又想起了魏无羡,他和魏无羡并不是很熟,只是小时候见过一面。


初雪的日子,小巷里,少年手里紧紧的抱着两个包子,怯懦的看着一群狗。这两个包子是那位老婆婆看他可怜给他的,绝对不能被那群恶大抢走!

“喂!你们快滚开!”穿着粗布衣的少年跑过来吼道,那群狗看了魏婴一眼,跑了。“你没事吧?”少年把魏婴拉了起来,问。“我没事,我叫魏婴,你呢?”
“我叫孟瑶,你的家人呢?”“我没有家人…”魏婴低下头,小声道。
孟瑶愣了一会儿,道:“对…对不起…这个给你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那是一个绣着荷花的荷包,里面装着一些铜钱和几颗莲子糖。魏婴塞进一颗在嘴里,很甜,甜到他心坎里。


后来,再见到他时,本以为他会忘记自己,可是他指着两位少年,其中一位护着另一位,替他把狗赶走。他道:“敛芳尊,这多像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。”


5.


金光瑶最后想到的是蓝忘机,美名远扬的含光君。


不夜天一战后,金光瑶认祖归宗时,第一次举办的清谈盛会。蓝曦臣没有来,来的是蓝忘机。“忘机,二哥怎么没来?”“兄长有事。”

简单的四个字,让金光瑶有些尴尬。金光瑶领着蓝忘机就座,替他把酒换成了姑苏特有的茶。看着蓝忘机略带诧异的眼神,金光瑶笑道:“蓝家弟子不会喝酒吧,这茶二哥很喜欢,我猜你也喜欢。”


原来不是因为自己。


蓝忘机眼神暗了,道:“多谢。”金光瑶笑道:“不用谢,我先去会客了。”说完便想走。“等等。”蓝忘机拉住他,像是下定决心:“我希望,你对我的好不是因为兄长……”


自不夜天一战后,金光瑶的身影便在蓝忘机的眼中挥之不去。


“希望你……心里有我…”蓝忘机耳根通红,下意识落慌而逃,完全不顾家规。金光瑶望着蓝忘机的背影,笑了。



原来…我有这么多美好的回忆…


金光瑶轻笑一声,魂体渐渐消散。他看了一眼旁边不知死活的聂明玦,叹了口气。

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恭喜@你是风儿,我是柠檬~ 和@恶友本恶 猜对了

不要错过

@all瑶all大逃猜 活动最后一天了哦,各位加油哦,猜对有奖。

自我感觉我这次不错。

感觉我会死的很惨

先说好,我会抽前五个猜中的人送礼,不然……资源不够😭😭

请大家手下留情

all瑶all大逃猜:

微风轻拂

野猫逃窜

廖静无声

通缉犯正逍遥法外

侦探们,准备好了吗。

我是本次行动的法官,本次行动共有十八位犯人,他们将分为三组进行作案。各位侦探们可根据他们的作案风格猜出他们的真实身份,每位侦探对每个犯人仅有一次竞猜机会猜中的侦探,将获得礼物,来自忏悔的犯人

下面是通缉名单,请各位侦探注意。

@写打油诗的聂没头 

@鹿宁晞 

@鲤鱼十七八 

@叶辰 

@Xuuuuli 

@山有嘉肴kylin 

@是教长不是教主 

@南星寄 

@顔夜 

@君兮 

@古岚薰 

@徐景添 

@菅木千梗 

@暮凡 

@唐木雕 

@苏秦 

@喜欢生子文有错吗 

@泠雅 

(澄瑶)念

@唐木雕 你的澄瑶,我已经很尽力了,请查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江澄刚来到金麟台,就听见金凌的鬼哭狼嚎。

“又怎么了?”江澄头疼的问。金光瑶一边抱着金凌,一边答道:“阿凌和几个孩子打架打输了,不开心…”江澄道:“就他这样,打输了哭,打赢了还是哭。”金光瑶不满道:“晚吟,你少说两句吧,阿凌还小。”

金凌擦了擦眼泪,问:“小叔叔,你和舅舅会不会也不要我,那几个孩子说我有娘生没娘养,你们会不会不要我?”金光瑶柔声道:“不会,小叔叔和你舅舅,会永远陪着你的。”


会永远陪着你的…


“喀嚓…”


“金光瑶那厮已经和聂明玦埋起来了。”

“呵,真是活该…”

“区区娼妓之子,再风光无限也是一时的。”


夜晚,冷风吹过。江澄坐在院子里饮酒。


“晚吟。”


江澄猛的回头,身后却空无一人。

“呵…”江澄冷笑一声。


“金光瑶…你个大骗子…”

“说好会永远陪着我和金凌的…”

“为什么你要对蓝曦臣这么好…”

“为什么…你偏偏不知道,我喜欢你呢…”

我被抄袭了,好不爽

(轩瑶)错

@顔夜 轩瑶我写好了,请查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金子轩不服。

作为家里唯一的孩子,才不需要弟弟,弟弟什么的最麻烦了。可是,没过多久,他就真香了。


江厌离的两个弟弟,天天上房揭瓦,蓝曦臣的弟弟活像个移动的冰块,温情的弟弟像个筛糠的,抖个不停,青蘅君的弟弟太古板,还是自家弟弟强。


整天被小家伙跟在后头“哥哥,哥哥”的叫,金子轩别提有多满足了。

然而没满足多久,他就和江厌离定婚了。“爹,我不要成亲,我成亲了,阿瑶怎么办?”金光善一个踉跄,这什么借口。“你不娶江小姐,难不成还想娶你弟弟?”


娶他也没什么不好吧…

但金子轩没说,最后还是妥协。


“哥,你要成亲了,我送你一个礼物。”

金光瑶走过来,手上拿着一个横幅,上面写着“百年好合”。

“你就这么希望我娶她?”金子轩脸色沉下去。“是啊,江姑娘人很好的,你们一定会很幸…唔!”

金子轩扣住金光瑶后脑,吻了上去。金光瑶愣住了,快喘不过气时,金子轩才放过他。“如你所愿。”


金子轩死在了穷奇道。金光瑶站在棺前,眼泪流了下来。


下辈子,愿你不是金子轩,我不是金光瑶。


可惜…我没有下辈子了…

求文

大致的我不太记得,印像最深的太概是温若寒像小孩一样给阿瑶唱歌,还把宗主之位给了阿瑶,最后死在阿瑶手上,有温启线。还有什么,金子轩强行让阿瑶回金家,路上被匪徒抓去做压寨夫人。以前不是合集,现在不确定。